96、等待,碰面了 - 女配逆袭修仙记

96、等待,碰面了

基于谨慎的性子,唐楚楚依然利用伪装灵器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容貌普通的年轻修士,在一袭艳红衣袍的妖孽师父旁边比之路边的小草还不显眼。 秦宇带着唐楚楚慢悠悠的御剑飞行,强烈的反差引得周围御剑路过的修士纷纷对他们投以怪异的眼神。 可怜的秦宇师父! 唐楚楚暗暗偷笑。 不知为何,唐楚楚觉得秦家人骨子里是不是都有自恋的因子,秦墨师兄也喜欢穿大红衣袍,师父的分身秦宇师父也喜欢。 她还见过几个秦氏族人也是时不时穿大红衣袍…… 嗯,至于秦宣师父,看起来儒雅清冷,而且喜欢藏青色衣袍,一派禁欲系美男的模样,谁会想到他的分身和他是两个极端,会不会压抑的狠了? 五百多年啊…… “在想什么呢?到了!”唐楚楚在yy师父很欢乐,突然感到自己的头被敲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罡风带的边缘。 “师父,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敲我的头!”唐楚楚避开他的目光,有些心虚的抱怨了一句,快速的跳下飞剑。 “才十几岁还不是小孩子,你师父我都四百岁了!”秦宇撇撇嘴,收起飞剑,得瑟的爆出自己的年纪。 四百岁…… 唐楚楚默默的咽下一口血,她三辈子加上被困空间的年纪加起来都没人家大。 不过秦宇师父四百岁,秦宣师父五百多岁,那岂不是秦宣师父在一百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有分身了? 看来师父的福缘还是蛮深厚的嘛,连紫青灵木都有! 她现在已经确定秦宇师父是由灵性十足的紫青灵木炼制的一具分身,紫青灵木作为天地灵木,除去那相同的神魂,这分身已经相当于是独立的两个人了。 当然主体还是本尊。只要本尊对分身没什么命令,分身就可以自由自在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怪不得上辈子从来没人怀疑千面真君是一具分身,她这些日子从秦宇师父那里旁敲侧击,也算了解了一些关于分身的事。 也为之前自己的无知汗颜不已。 原来利用功法从神魂里分裂出来另外一个自己塑造的分身,是无法离开本尊太久,太远的,平常都是直接跟本尊合体一起修炼的。 秦宇师父也间接的告知了她他分身不简单的事。 可惜她虚空界里种植的那株紫青灵木是幼苗…… 不然多了一具分身就多了一条命啊! 瞅见徒儿无语的模样,秦宇得意的哼哼两声。 这里因为靠近罡风带,方圆几十里渺无人烟,也没有什么活物。全都是碎石和沙砾,十分荒凉,听着前方不断传来的呼啸声。隐隐有种阴森的感觉。 不远处还有几个准备横渡罡风带的金丹期修士,这些修士最低修为都是金丹后期,金丹期的修士不用说,肯定有穿梭罡风带的法宝。 一看就知道是修真世家的子弟准备去外海历练。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名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修士,戴着遮掩面容和隔绝神识的斗笠。凌空而立。 谁能定在虚空那么久? 不用说,这是一个元婴老怪! 唐楚楚这个筑基中期的修士来到这里,承受了不少奇异的目光。 突然一阵强横的罡风夹带着呼啸声扑面而来,唐楚楚连忙后退了一步,隐约听到了几声轻笑声。 唐楚楚淡定的很,倒是秦宇那张妖孽无双的俊脸最为吸引人。 幸好周围没女修。不然,嘿嘿…… “乖徒儿,这罡风带对于元婴修士来说并不是大问题。唯一注意的是穿行的过程中注意罡兽的袭击以及可能遇到的极限风暴。” 秦宇唰的一声收起折骨扇,微微眯起双眼,望向远处呼啸乱窜的罡风,“这极限风暴,作为元婴修士都要避其锋芒。不然陨落都有可能!” 这么恐怖? “这极限风暴到底是什么?” 唐楚楚瞪大双眼,见师父笑眯眯的瞅着她。没有解释的意思,很是无语,就喜欢吊人胃口,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些修士,好奇的问道。 “师父,怎么我们和他们一样都不动身?” 秦宇轻笑一声,拿起折骨扇敲了一下她的头,“现在正是罡风最强的时候,也是罡兽成群出来活动的时间,这个时候穿梭罡风带,那不是找死吗?” 唐楚楚点头受教了,不过对秦宇师父不知何时喜欢敲她脑袋的举动郁闷极了。 这时,远处遁光闪过,又有两道人影由远及近的出现了。 待他们下来的时候,发现是一男一女两个修士。 男的俊美,女的娇俏,看起来就像一对璧人。 大家看到一个金丹后期,一个筑基后期的时候,很是错愕,元婴修士带着一个筑基中期倒可以理解,元婴修士修为强悍,一出手就可以劈开一条真空地带,但是一个金丹期和一个筑基期,就算是靠法宝穿梭罡风带,也不是这么玩命吧? 这罡风带绵延几万里,总会遇到罡兽,那些罡兽至少都是金丹期啊! 有认识他们的人爆出了他们的身份,耳朵灵敏的修士均惊讶不已。 一个是魔道第一宗门天魔宗的少宗主,一个是最近风头颇为强劲的雅仙子。 这雅仙子拥有一门可以观看他人气运的功法…… 这么一想,在场的几个世家子弟看向李欣雅的目光带着一丝丝的炙热和贪婪。 唯有那名遮头遮脸的修士似乎不为所动。 看见这面容十分熟悉的两人,唐楚楚愣住了,心里在哀叹,尼玛,这得多大的霉运啊,竟然又跟李欣雅和那位凶残的褚天泽碰面了。 难不成他们也去外海? 不过那位褚天泽似乎和她上辈子见过的不太一样,怎么回事? 看他和李欣雅两人有说有笑熟稔的模样。不会是什么唠啥子爱情的魔力才导致褚天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绝对不科学! “怎么了?又发呆!”秦宇师父不满意了,又敲了一下她的头,这徒儿怎么老是走神,还瞅着刚来的那对男女,不会是看上那个什么天魔宗少宗主了吧? 这天魔宗少宗主虽说长得人模狗样,可是和他相比差远了,徒儿真没眼光! 秦宇在心里气哼哼的想着。 “师父,你怎么老是敲我的头了?”唐楚楚委屈的抱怨了一句。 “这不是顺手嘛……”秦宇师父嘿嘿一笑,修长的手在她的头顶上揉了揉,丝毫不知自己的行为在其余修士的眼中看来是多么的诡异。 有这样的师徒吗?不会是打着师徒幌子的恋人吧? 唐楚楚郁闷极了。 “褚大哥。你看他们是不是一对?这反差真大,一个俊美的不像话,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修为还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李欣雅瞥了一眼远处唐楚楚和秦宇的互动,向褚天泽传音,目光定在唐楚楚身上,眼底却闪过一丝厌恶。 肯定是那个容貌普通的男修不要脸的扒拉上那位妖孽贵气的元婴真君。 悄然运转观气术,发现并不能查看那位元婴真君的气运光柱。李欣雅心里愕然,怎么可能?自从她熟练施展观气术,并不会像当初那样双眼会闪过一道金芒,隐秘的很,而且这观气术可以观看所有人的气运光柱。 那头的秦宇在李欣雅查探他的时候,眼神微微一凝。他的本体是天地间最有灵性的天地灵木,任何扫过的神识,无论多么的隐蔽。他都能察觉。 找出源头,竟然是那个最后到来的女娃,他刚刚可是听到了那些人称呼她为什么雅仙子…… 嗯? 雅仙子? 难不成是青玉那家伙收的那个逆徒李欣雅?陷害他徒儿的那个女人?竟然和天魔宗的少宗主搅合一起? 想到这位雅仙子身怀上古观气术,暗自冷笑一声,不用像。她刚刚肯定在查探他的气运,不过她可能要失望了。 作为分身。他的气运载体是本尊,本尊又一直窝在藏经阁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气运光柱颜色。 神识隐晦的扫过李欣雅,秦宇心里闪过一丝杀意,很快,他惊愕不已,这个女人竟然受天道保护,杀不得! 怪不得她到现在还活着,原来如此! 秦宇郁闷极了,看向唐楚楚眼神益发的怜惜。 害得唐楚楚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秦宇师父又发什么疯? 那头的李欣雅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她惊愕的是那名容貌普通的男子气运光柱竟然是浅紫色,不忿之余不由得大喜。 只是个筑基中期的男修,没想到她的运气那么好!只要吸收了他的气运,她的气运肯定会大大加强。 暗暗记住他的样貌和气息后,李欣雅高兴不已。 褚天泽嘴角翘起,似乎没注意到她眼底的厌恶,传音回了一句:“应该是吧,咱们天魔宗也有不少同性师兄弟结成伴侣一起双修的事。” “不是吧,咱们修真界那么多美女,怎么就找了个同性伴侣?”李欣雅低呼一声,俏脸上满是惊愕。 真没眼光,这修真界遍地都是肌肤水嫩嫩的美女,差别就是气质不一样罢了。 “是啊,我就不喜欢硬邦邦的男人,像小妹这样气质出众的美人才是我所喜欢的。” 褚天泽嘴角噙着迷人的笑容,深深的瞅着她,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到李欣雅耳中似乎带了一丝暧昧的意味。 看来褚天泽似乎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果然是她的疯狂爱慕者,李欣雅脸颊一热,心里却喜滋滋的。 两人互相传音的话题渐渐的偏移,交谈的内容越来越深入,褚天泽似乎很了解女人的心里,话里话外都让李欣雅既舒心又脸红心跳,对他更加的满意,丝毫没发现褚天泽眼底的精光。 ps: 感谢muluoxi2009,瞳桓,痕迹一掀,看流云,cmesmi,嚥萳飛,louisli,鴻尘居士张,任飞扬11九位亲各投了一张粉红票;唐小雅^_^,红三位亲各投了两张粉红票,o(n_n)o谢谢。 感谢~幻月水羽~,莫澜之三位亲的打赏和k/ys亲的6张更新票。

上一篇   95、合作,启程

下一篇   97、变故